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邵红霞::人靠谱,能赚钱,才是合格的GP!
发布日期:2020-09-16
9月9日-11日,「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在厦门盛大开幕。本次峰会由《母基金周刊》、厦门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主办,建发集团、金圆集团、厦门国际银行、兴业证券联合主办,行业内知名母基金与机构LP、产业集团、经济学家等齐聚现场,共话“投资机构软实力”,开启中国投资机构新征程。

在主题为《市场化LP的春天》的圆桌论坛上,达晨财智高级合伙人邵红霞、清科母基金管理合伙人符星华、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鹏、陆浦投资集团副总经理粟旭、富煜亚洲总裁姒亭佑、好买财富联合创始人、董事、副总经理张茹,安诚资本总经理胡启胜,一起探讨市场化LP的特征、趋势,以及优秀GP具备哪些共性?

以下为圆桌论坛各位嘉宾的发言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lt.jpg


市场化的LP只有一个目标


邵红霞:时间珍贵,我们直奔主题。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市场化LP的春天》。首先,有请清科母基金符星华总权威性地理出概念、报个数据。什么是市场化LP,市场化LP有什么差异化的特色和特征,市场化LP在整个基金中的占比和未来的发展趋势?

符星华:我来自清科母基金,市场化的LP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给LP们挣钱。市场化的LP没有反投,没有政策要求,没有各种限制,它的核心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给LP们挣钱,稳健的财务性回报。

市场化母基金现在到底有多少?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整个中国市场化的母基金成立有800多支,认缴规模接近7000亿,投资下去的子基金有2700多笔,认缴金额接近4000亿。此外,市场化的母基金在子基金和项目的配比是3.5:1,基本上投基金是3.5个,直投项目是1个。

对比整个中国LP市场,LP市场最大的是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到今年上半年,认缴规模是11万亿,实缴规模是4.85万亿,其中产业基金的实缴是3.6万亿,政府创投引导基金实缴大概是6800亿,剩下是一些基建型的基金实缴。

虽然市场化母基金说了这么多年,呼吁了这么多年,其实市场化母基金的认缴规模还是很小的,所以GP一定要珍惜一下市场化的母基金。


优秀GP的共性是什么?


邵红霞:是的,眼下的市场中,只追求财务回报,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钱,实在不多,太值得珍惜了。元禾辰坤是这个市场上最早的、最活跃的市场化母基金,十多年来投过了很多GP和基金。请问王总,你投过的GP和基金中,那些做得非常好、超出你们预期的基金,他们的成功有哪些共性的特质?那些没有达到预期的,多是什么原因?

王吉鹏:讲到优秀GP的共性是什么,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在学习,因为对很多的基金来讲,我们是LP,是FOF;对LP来讲,我们其实是GP。

2006年成立至今这近15年的时间,其实是在市场上不断挑GP,其实我们自己作为GP也在不断的成长。

从我的角度看到的优秀GP,一直努力学习的GP,一定要有四个“心”:

一是,对新事物要永远保持好奇心,才能把投资做好。行业变化太快,从PC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然后马上来临的AI时代,如果你对新事物没有好奇心,就很难跟上,很难发自内心去喜爱。

二是,对投资和市场要永远保持敬畏心,活到老学到老。从来没有躺着挣钱的事情,投资业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会有很多不确定性的因素。

三是,对创业者(创业家和企业家)要永远保持谦卑心。真正创造了实体经济其实是这些企业家,我们只是站在他们肩膀上去帮助他们。

四是,做好投资要有一个平常心。当基金规模越做越大,你的认知会越来越强,但是你会过分的自信,所以逻辑上要保持平常心。

某些基金最后做出来不如预期,这其实就是在变和不变中的平衡感。很多的GP基金,他所关注的行业在发生变化,他看的项目甚至圈层都在发生变化,如果这个GP没有强的进化能力,还固守在原来的地方,其实是很难做好的。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不达预期的因素,其实都是人的因素。基金发展不达预期,就是团队出现了问题,比如利益分配、激励机制、晋升制度等,都会有一些问题,这是一个动态的变化。

FOF的角度,元禾做了这么多年,一个教训其实是当我们看到团队的一些问题的苗头,就希望他们不要发生,但事实上往往它就一定会发生,这是我们经常被打脸的。

所以,一个GP要做好:第一,要保持进化能力;第二,在变化的市场上,某种程度上要有迟缓的力量,不要特别着急的变,梳理内功之后,会发现这也是一个挺好的现象。

邵红霞:特别认同王总的观点。好奇心、敬畏心、谦卑心、平常心,优秀的投资人需要不断进化,终身修炼。昨天的论坛上,社保基金说他们投的基金,IRR平均在12%左右,你们最好的IRR是多少?

王吉鹏:有的基金还在投资过程中,还没有关闭,现在好的基金的IRR应该差不多有80%。


GP和LP的1.0-4.0


邵红霞:姒总在这个行业很资深。请分享一下您对市场上的GP和LP的观察和观点。

姒亭佑:GP不断的进化升级GP的1.0~4.0。

GP 1.0:做存量投资与金融套利。2009年创业板开放,是一次改革开放红利的释放GP拼的是关系,看能不能投得进去,直接IPO基本都赚钱。这一时期大部分的投资机构会比较偏关系与财经背景。

GP 2.0:做增值服务与差异化。能协助企业IPO,或协助企业引进新的技术,或引进关键人才,这种增值服务基于GP的背景与能力各式各样,包括优化管理和企业缺项资源的嫁接。

GP 3.0:做增量投资与创造价值。企业的茁壮发展需要时间,投资速度相当的快速,市场上优秀企业的存量越来越少,一些企业经过包装又变成了香饽饽被追捧对象,当“化妆与美颜〞都变成了GP投资的企业的优点时,对社会的价值何在?这样的环境是无法持续的。

GP 4.0:要创建、转化、协助创造与产业整合、创新、迭代、赋能。GP的进化在不断的往前走。现在已进入到GP 4.0时代,中美经贸科技金融关系变动,国际保护主义抬头,对于GP来讲的要求更偏产业。从早期的创新、战略的布局,再到协助创新,如果GP拿过去的思维逻辑投资未来,基本不容易成功。现在经济环境改变,消费逻辑改变,消费通路也改变,如果没有跟上时代就会被时代淘汰。

LP要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机构LP,一个是个人LP,,专业的机构LP一般都有优秀且专业的团队运营,都有自己的资产配置,投资逻辑与战略布局。但是个人的LP也有认知与专业成熟的过程。


我把LP分成四个阶段


LP 1.0:短线与快钱。甚至会希望投资一天之后就能翻一倍。

LP 2.0:机会与项目,看到所谓的明星项目就异常的兴奋,有非常多的成功案例以及失败案例,投资单一项目,你可能赚很多倍,但是你也可能赔的血本无归。问题在很多的个人投资人,把全身或大部分的家当压在一个或少数的几个项目希望快速的积累财富时,也造成了许多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情况。

LP 3.0:资产配资。一定要有投资组合的概念。一般机构投资人都能做得到这一层级。在不同领域、不同阶段、不同地之间做配置,做风险对冲,包含政策对冲。投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是在预判未来,而不是看现在。

LP 4.0:战略布局、资产配置、资源与产业整合、创新与社会影响。不单单只是做资产配置,不但要有战略,要有创新,还要支持硬科技,甚至还要有社会影响力。投资不仅仅只是赚钱,LP更高的一个层级,是透过你的投资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因为你的投资让人类有更好的生活。这样的LP,才能真正走在市场的前列。


LP希望GP机构有自我进化的能力


邵红霞:一句话,世界在变、市场在变,只有不断进化的GP,才能不被淘汰。任何行业,要想一直领先,一直保持在头部,都必须是紧绷的、焦虑的。只有一直有危机感,才不会有危机。投资行业更是如此。

胡总,现在市场情况下,你们对GP的判断和考量,有什么特别的思考和做法?或者有一些什么要规避的风险?

胡启胜:我们是来自安徽亳州一个地方的小国企,因为胆子大一点,就被定义为市场化的机构,我们内心是不认同的。我跟董事长说,我们是小学生水平,董事长说,我们也就属于幼儿园水平。

我们目前的投资策略很简单,就是找到市场前四分之一的管理人。我们不仅做一级市场的母基金,还有二级市场的母基金,都是找前四分之一的管理人,政策归政策的,市场归市场的。

我们的投资策略跟市场上通行的打法都一样,一期母基金只投基金,二期投基金的同时也跟风,投基金不过瘾,也想跟投,感觉自己有一点认知能力,就试一试,反正很谨慎。

投基金的时候,都是一个亿和两个亿,金额就没有太大的影响。跟投的时候,比较谨慎,一两千万也很紧张,总感觉不过瘾。

母基金做着做着都会往这个方向去走,都想赚快钱,国企考核的是任期,十年之后的事,不知道什么情况。

特别大的白马机构,我们投得少一点;也会找一些前面合作比较好的机构复投一部分,相对来说比例会加大一点,找几家比较核心的管理人,做我们长期的合作对象。

我们比较在乎和关注GP机构有没有自我进化的能力。没有自我进化的能力的,风格和打法比较飘逸的,我们都会比较谨慎。我们欣赏的管理人,策略无论是对和错,但必须比较清晰,没有策略就是最大的风险。


市场化的LP资产配置就是看收益


邵红霞:粟旭总和张茹总是三方背景的母基金,今年你们给客户的资产配置建议是什么?今年VC/PE股权产品好卖吗?

粟旭:我来自于陆浦投资集团,陆浦是一家专注投三方财富管理的机构,我们的钱是来自于个人的钱,现在是属于LP 3.0的阶段。

关于资产配置,其实从个人客户的钱来说,配置目标很简单。对陆浦每个客户来说,我们告诉他在这里不要想挣大钱,长期稳定有8-10%的回报。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就需要有一个有韧性的配置。

我们现在的资产配置:超过40%是资本市场(二级市场),近20%是股权投资(投GP),20%是地产基金,还有近20%是债券类的产品。

我们在2019年年初的时候,资本市场(二级市场)的占比还不足20%。去年,我们认为权益类资产类别是比较便宜的,所以我们果断增持。

过去两三年,大家都在说募资难,但我们认为募资难之后,一定是资产价格的便宜。今天这个时间点,我们持续不断的尽量去找更多便宜的资产。过去两年因为一些募资的原因,或者一些国企或者央企政策变化的原因,留住了一些非常便宜的资产,S基金份额我们也拿了很多,现在是非常好的建仓时期。

张茹:我来自好买财富,这个话题叫市场化LP的春天。其实2015-2016年因为新三板和创业潮,股权曾经非常热,出了很多问题,但也有一批GP经历周期证明了自己,在今年交出了好的DPI。我们的母基金今年有23个项目IPO,这是2018-2019年加起来的总和。投资人看到了财富效应,重新开始关注股权投资,因此今年我们在股权投资上面还是有增长的,但是这次增长跟2015-2016年是不一样的,它是有质量提升的。今年C端客户开始成熟,开始有自己的一些认知和想法,觉得钱要放得长一点,对预期要放得低一点。

在GP选择上我们有5个标准:一是看得到,GP手上有没有资源,好的项目我们能不能看得到,二是看得清,三是投得进,四是帮得上,五是退得出,缺一不可。   好买给客户提供的金融产品是多类别的:债,股票,对冲,股权等。从资产配置角度,对客户来说,给我们钱去投GP,就是要找未来五年、十年的真增长、高增长。股权投资要能承担这个配置作用。因此,选择GP时,我们非常看重“新”的能力,就是找到“增长”的能力。我们希望投的GP是有“蚁群算法”的,在有正反馈、有核心能力的线路上持续布局,但一直也要有单兵或小分队,保持对新领域新线路的关注,跟着“增长”走。换个角度说,我们不喜欢跳格子的GP,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也不喜欢在自己的格子里不进化的GP,希望他保持哪怕是在自己所关注的一个细分领域里的敏锐度,关注行业演变和迭代。


市场化LP最看重GP哪一点?


邵红霞:作为GP来说,真的非常希望市场上LP能够多元、多层,有国家队,有地方政府,有金融机构,有产业背景的,有市场化FOF,有机构,有Family office,也有C端个人。但不管哪个类型的LP,如何去筛选、评价GP,都是大家的基本功,也是硬功夫。

最后一个问题,对GP的评判和评价,大家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符星华:清科母基金在市场上出来比较少,但签字比较活跃,我们大概累计投了近100支基金,最近这三个月就投了20多支基金,所以整个的投资决策速度是非常快的。

我们每年大概受托的尽调和自己做的尽调,是七八百支基金,中国一年设立的基金是2700支,我们差不多尽调三分之一的基金。我们很核心的就关注一件事,就是GP是否是诚心诚意的、正儿八经的、有敬畏之心的,在服务LP。

王吉鹏:我们看GP的重要一点是差异化的竞争优势和投资方法论。

粟旭:我们每年大概投10多个GP,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筛选GP出来最关注的是道德风险,其他的风险可以容忍,唯独不可以接受的是道德风险。

姒亭佑:市场一直有唯IRR或唯DPI论,我觉得都是只见树不见林。我最看重GP的:第一看MOC资本回报倍数(这个是资本的绝对回报率),第二看IRR,第三看DPI,第四看RVPI,第五看TVPI,这5个数字是联动是一体的,只看单一数字的都太偏颇。通过这一组数据,就能看出GP过去的投资逻辑、投资安排与实践的结果,作为预判GP未来的参考。

胡启胜:看人,创始人的格局和人品。

邵红霞:总结一句话:“人靠谱,能赚钱”,才是合格的GP!


达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总部位于深圳,是我国第一批按市场化运作设立的本土创投机构。自成立以来,达晨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不断完善,在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术、智能制造、医疗健康、大消费和企业服务、军工等,发展成为目前国内规模最大 … [ +更多 ]
微信公众号

达晨财智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755-83515108

邮箱:[email protected]

粤ICP备14030831号-1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3598号

一级做,爱片_欧美一级aaV片,_一级特黄大片_美国一级毛片∞,大香蕉综合伊人网,夜夜干,欧美av在线观看,国内偷拍在线精品_2018高清日本一道国产|亚洲中文AV在线 中文字幕